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ag追杀证据没想到 VR眼镜竟然在科技医疗上潜力无

发布时间:ag追杀证据没想到 VR眼镜竟然在科技医疗上潜力无

  第一次知道VR眼镜,还是在2006年。那时我还没有“vr”这个概念,那时我的眼睛也尚好。记得一次乘坐海航的航班,漂亮的空姐在机舱里推销一款据说能看电影的眼镜。我是电子产品控。每遇到新物种都想尝鲜。但这次却事与愿违,受航路气流影响,飞机颠簸,空姐几度中断了产品展示。直到飞机着陆前,空姐也没有走到我身旁,我与VR擦肩而过。

  下了飞机,我很惦记这款眼镜,于是上网搜索。那时候,中国的电子商务还处于发育阶段,只记得当时有一个叫做“易趣”的网站。

  在易趣上找不到类似产品,我又来到当时著名的中关村海龙电子城,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这个新物种。后来,它就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十余年过去了。中间发生了很多故事,我的双眼视力也骤降不足0.05,成了一个法定盲人。“我笑命运太坎坷,命运笑我看不破”,故事很多,无暇赘述,还是回到眼镜的话题上吧。

  2016年,几乎是一夜之间,VR眼镜突然火了起来。无论是科技网站,还是淘宝、京东,到处充斥着VR眼镜的魅影。跟很多人一样,我当时只知道VR眼镜可以看3D影片,玩3D游戏,都是跟娱乐联系在一起,至于“虚拟现实”技术是什么意思却一知半解,当然也没有和10年前那次差点邂逅的眼镜联系到一起。

  为了了解得更详细,我查阅了很多资料:VR眼镜是一种泛称。就是通过各类型的硬件设备,将人对外界的视觉、听觉封闭,引导用户产生一种身在虚拟环境中的感觉。其显示原理是左右眼屏幕分别显示左眼和右眼的图像,人眼获取这种带有差异的信息后在脑海中产生立体感。

  到了2017年,虚拟现实技术更加火热,甚至媒体也把2017年定为VR眼镜元年。一些知名公司纷纷发力VR产业,比如索尼、微软、三星S、HTC VIVE、华为、小米、暴风魔镜、大朋及蚁视等等。厂家众多,但是没有谁能独领风骚,每家的市场份额都不大。近年来,爱奇艺因为有了资源优势,便有了成为行业黑马的苗头。

  普通消费者购买VR眼镜,除了欣赏影片,寻找接近影院的感觉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体验三维手机游戏。电子游戏与虚拟现实技术之间有着更为密切的联系。与其它行业的单纯模拟不同,电子游戏中往往需要构建的是完整的宏观世界,对于技术方面的要求更高,因此,在作为应用平台的同时,游戏对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还起到了巨大的需求牵引作用。

  尽管我的视力情况很不好,我还是忍不住想买个VR眼镜体验一下。当时市面上的VR眼镜主要有两种,一种是VR眼镜盒,需要插入手机;另一种是一体机,直接带有屏幕。前者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而后者少则八九百,多则几千元乃至上万元。我的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体验,所以只买了一个几十元的VR眼镜盒。

  VR盒子到货了,我迫不及待地调好设备,打开了手机视频,将眼镜盒套在了头上,通过盒子看到的图像,比裸眼看手机屏幕的图像清晰数倍。比裸眼看得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个念头在我心头闪过,于是我试着将将VR眼镜盒前端凿开了一个圆孔,以便露出手机的摄像头。果然,通过手机摄像头,肉眼看到的模糊的世界变得清晰好多。

  只是一次小小的转变、小小的尝试,却让我发现了VR眼镜除了娱乐以外的一项更有意义的功能,那就是能帮助视障者看清物体!

  又过了几年,VR产业并没有像媒体预测那样火热起来,预言中取代手机的目标也没有实现,VR还是停留在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地带。但另一种现象却值得关注:国内外一些厂家将虚拟现实技术引入了科技医疗领域,最典型的应用就是低视力辅助眼镜。

  我是个行动派,很快我便联系到了国内一家名为翠鸟视觉的科技公司,他们研发了一款“璧羽助视器”,就是运用VR技术与科技医疗相结合,辅助低视力人群视力的产品。

  5月21日,我趁着北京疫情的低风险期,如愿来到了翠鸟视觉,公司非常好找,就在海淀北部的高科技园区。

  在公司的会议室里,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璧羽”助视器。它的外观和我买过的VR眼镜盒差不多,重量要比装了手机之后的VR眼镜盒轻了许多,这或许就是一体化设计的优点吧。

  但是,和普通眼镜相比,体积显得较为庞大。这可能是研发者把此款产品取名为助视器,而不是眼镜的原因。助视器的上面有一个头箍,可以把助视器牢牢的固定在头部。除了助视器外,还有一个遥控器,用来轻松调控助视器的各种功能和模式。

  工作人员先给我测了一下视力,我站在视力表两米多的地方,勉强能看清第一行上面的“E”。戴上助视器,工作人员帮我调好瞳距,打开电源,我的眼前明亮了起来,模糊的世界渐渐清澈。视野也非常宽阔,虽然看到的是摄像头采集到的图像,但是人完全沉浸在画面之中,没有虚幻的感觉,我心想,VR眼镜的核心内容就是“虚拟现实技术,”果然神奇!我把目光再次转向了墙上的视力表。此时,我坐在距离视力表了七八米开外的桌子前,我将放大模式调到了10倍,我居然能看到了第5排的“E”!

  我隐约记得刚进入园区的时候,门口有一排栅栏门,我摘下助视器,眼前含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戴上璧羽助视器,那一排栅栏门就跃入了眼帘,我看到了走路的人,看到了路边的树,看到了街边的路牌这种感觉恍如隔世,我的心中也泛起了苦辣酸甜。

  重新回到桌子前,桌子上摆着两本书,一本是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的大字书,另一本是普通书籍。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我将助视器调整到阅读模式中的黑底白字,大字版书上的文字可以看得很清楚。我问了一下工作人员,他们告诉我现在的放大倍率是1.5倍如果要换成普通书籍,只需把放大倍率调整到2倍,就可以看清书上的文字了。

  接下来,我又体验了OCR文字识别功能。按下助视器右侧的快捷扫描键,助视器立刻将拍到的文字朗读了出来。尽管我的书拿得有些不正,但识别率还是很高。最后我又体验了手机投屏功能,这个功能我在家也经常使用,通过数据线将手机的内容投射到电视上,ag追杀证据会有放大的效果,但该看不清的还是看不清不过今天璧羽助视器的投屏方式也让我大开眼界。工作人员给我调到了他手机上的一段视频,通过助视器观看,图像还是很清晰的。

  时近中午,不好意思再打扰翠鸟视觉工作人员,于是告辞。路上我想起自己DIY的“助视器”,与真神相比,顿觉汗颜。少了璧羽助视器那样的人工智能,其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没了灵魂的放大镜。壁羽助视器通过自然视觉算法、OCR文字识别以及图像识别等技术,解决了视障者看不到、看不清的痛点。更重要的是,它是站在眼科医生的角度上,利用前端的VR技术,为低视力患者量身打造的一款助视工具。低视力人群的眼疾病因各不相同,但在这款助视器中却能找到专属于自己的解决方案。想到这个憨态可掬的百变助视器,我不禁怦然心动:此物不错,但价格不菲。回去约上几个视障小伙伴,组织个团购,争取个优惠。

  回到家,我立即将这次试戴的心得发到QQ群里。一位朋友看后将信将疑,说国产助视器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效果。我追问下去,朋友才沮丧地告诉我,不久前,他花了5万多元人民币,托人从加拿大带回了一个低视力辅助眼镜,但是效果却没有达到期望值,甚至不及一个国产的望远镜。按照他的思维:国外的先进产品都如此,国内的助视器能好到哪里去呢?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产品,就是赫赫有名的加拿大eSight,这也是我最开始注意的助视器,甚至曾经有过为了她专门去趟加拿大的冲动,她可是我心中的“女神”呀,怎么会给人这样的印象呢?我当下向朋友提出想借来试试的想法,可是转念又觉得唐突,毕竟这么贵的东西,朋友怎么会轻易外借,要知道,这款眼镜的价格跟等重量的黄金都差不多啦,出乎意料的是,朋友竟一口答应了。

  约见的地点是西直门外的一个西饼店二楼。朋友掏出加拿大eSight眼镜,摆在我的面前。我笑着调侃道,别看小,可抵得上一辆国产小车啊!朋友也苦笑着回答道:后悔了。这三个字,让我感受到了他疼成几瓣的心。

  我仔细观察,发现了它和翠鸟助视器架构上的不同,翠鸟助视器采取的是全包围方式,眼睛和屏幕同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而eSight则是一种半包围的设计,眼睛不仅可以看到屏幕,还可以看到眼前的地面。这就好像同样是在看电影,翠鸟助视器是坐在电影院里,而后者则是露天观看电影。两者的清晰度自然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另外一个明显的差异就是在屏幕上。加拿大eSight眼镜是框架上嵌着两块1寸见方的屏幕,使用者眼睛直接注视屏幕。

  我戴上eSight眼镜,第一感觉就是它的视野非常小。我看到窗外有个店铺招牌,我想利用eSight眼镜看清楚上面的字,,但是摇头晃脑了半天,屏幕里却始终没有锁定文字。这应该就是视野小的缘故。如果说戴上翠鸟助视器看到的是一个“面”,那eSight眼镜看到的只能用 “块”来形容了。我想这可能是眼镜屏幕小的缘故吧。西方人为了追求自由和浪漫,强调舒适性和便携性,研发方不得舍去了些实用性,尽量缩减眼镜外形尺寸。本来嘛,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过有一点加拿大eSight眼镜表现很优秀,那就是它的摄像头配置上,目测像素至少在2000万以上,清晰度要优于翠鸟视觉。另外其遥控器用的是滚滑式按键,调整时画面变化会更顺畅,用户体验会更舒适一些。

  我戴上eSight眼镜不过五分钟左右,就感觉到机身温度开始升高,过了一会儿就开始烫手了。我赶紧让朋友关闭了眼镜电源。朋友告诉我,他已请人问过加拿大方面,对方说这种发热属于正常现象,不必担心。我心里也是一阵苦笑,这样的机器,在国内肯定是推行不下去的,这种发热极不正常,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送走朋友,我也陷入了沉思。朋友能不经过体验试戴,就花费巨资购买国外的助视器,除了不差钱,那就是过分迷信外国的月亮了。

  事实上,我国目前在人工智能的研发领域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中国人的智慧、勤奋、创新能力,让我们从追随者变成了伴行者,再从伴行者成了世界的领路人。

  相信有了VR技术的帮助,低视力人群一定能再一次看清这个世界,重新发现世界、发现自己,开启新的人生旅程。

  我也畅想着,有朝一日,能在空中再次与美丽的空姐相遇,那时我可以通过助视器,欣赏她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