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ag追杀证据对心理问题有羞耻感?VR治疗带来了新

发布时间:ag追杀证据对心理问题有羞耻感?VR治疗带来了新

  记得曾经和一个朋友去玩玻璃栈道,在一百多米的高空我拉着她过桥。没想到走了两步她整个人就直接瘫倒在地上。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报告显示46.2%的受访者认为心理脆弱的人才会有心理问题,26%的受访者认为心理“有病”才需要做心理咨询。

  数据显示,心理疾病患者的病耻感要显著地高于癌症患者。听起来有点玄幻,但是真的。

  有心理疾病的人们似乎很容易被社会打上一个“变态、不正常”的烙印,然后被降格成低人一等的存在。生病的人又会因此产生一种极具破坏力的情感:羞耻感(shame)。人们认为自己得了病“很丢人”,于是不敢去看病,怕被熟人撞见,怕被同事、朋友认为自己是“不正常的人”。

  但如果不用去医院,或者不用去心理机构面对面求助,还能接受专业心理治疗吗?

  伊拉克战争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以通过一套VR设备访问伊拉克或阿富汗的虚拟居民;

  对高度感到恐惧的女性可以在经过3个小时的VR暴露疗法后从容乘坐自动扶梯……

  用机器来治疗,听起来好像就没有那么尴尬。不用去医院,不用害怕撞见熟人,不用担心自己的情绪被外人看到被嘲笑,安全性和隐私度都更好一点。

  而且VR设备整合了即时计算机图形学、身体感觉传感、视觉成像技术,给使用者提供近似真实的、交互、沉浸的虚拟环境,这些升级体验是普通的视频很难达到的。

  虚拟现实暴露疗法(virtual reality exposure therapy ,VRET)就是将虚拟现实的特定应激场景与暴露疗法相结合,是传统的行为疗法的一种转换形式,也是经典的现实情境暴露疗法的替代性治疗形式。

  和传统的暴露疗法(包括实景暴露、想象暴露)相比,虚拟现实暴露疗法或许更适合那些羞耻感强的人。

  1、和实景暴露相比(即直接把患者带入他最害怕的情境经过重新实际体验)那些可能不愿意到实景地点回忆的人,在VR里回忆过去可能对他们来说更轻松一些,把在虚拟环境先当成练习场。

  (1)虚拟现实暴露疗法可控性更高。强度和次数都可以预先设定,也可以随时喊停。而且因为是纯虚拟,不用担心受伤。

  (2)同一套VR程序可以反复使用,不用人为地重复。比如恐高症患者不用反复坐电梯,也能在虚拟情景中练习乘电梯。

  (3)更及时地获取数据,用仪器监控心理和生理反应。一个想要练习驾驶飞机的人可以在原地开100次飞机而且每次都能得到精确的数据。

  2、和想象暴露相比(即鼓励病人想象最使他恐惧的场面,甚至不厌其烦地讲述他最感害怕的情景中的细节)VR能够呈现的大量超越语言的视觉画面,对于羞于表达的人来说,体验也更加丰满了。

  (1) VR浸润式的体验可以更丰富地刺激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而且患者在VR中看到的治疗师也能看到。通过虚拟暴露,治疗师能够看到患者所看到的,更准确地识别出患者的焦虑来源。

  (2)VR暴露疗法可以更好辅助想象暴露。通过设备将想象中的场景展现在VR设备上,帮助想象力一般的患者进一步展开想象。

  有心理困扰的患者之所以不太能够积极寻求治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Ta们会尽力避免接触到让自己感到危险的因素。

  VR恰好提供了一个可以让患者不用置身于真实的危险场景,就能进行治疗的私密空间。

  参与治疗的费伊·纽金特(Fay Nugent)长期为受恐高症困扰。“即使我知道自己绝对安全,我仍感到身体不适和惊慌。”

  接下来几年,她的恐高症变得越来越严重,她甚至停止了日常工作。但经过VR暴露治疗,她现在感觉相当不错:“现在不用担心高度了。最近我在赫尔辛基机场搭上了一个长30m 、的自动扶梯。”

  《柳叶刀》精神病学杂志曾刊登过的一项实验,研究显示被试中大约70%的恐高症患者通过VR暴露治疗不再担心恐高,而对照组仍然恐高。

  牛津大学心理学教授Daniel Freeman致力于将VR用于心理治疗,让精神疾病患者可以在咖啡馆、电梯或商店环境中练习。Freeman认为:治疗恐高症的VR应用可以让患者自主治疗:

  戴上头显,环顾四周。你将看到一个交互式三维环境的模拟。往下看,你能看到自己的鞋子,抬头还能看到天空。

  你可能会被要求沿着10层楼的建筑向上走,并完成引那些挺吓人的任务,比如俯视高架并将球扔下。

  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初创公司MindCotine就试图采用VR技术来帮助烟民戒烟。来自阿根廷的三位合伙人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项目——VR戒烟,引起不少媒体的注意。

  方法很简单,让用户观看一系列的VR图像,来忘记手中的香烟,从而达到戒烟的目的。只要每天只用使用20分钟即可。

  假如你是一位选择VR治疗的肥胖患者,带上VR眼镜后,你可能会出现在一堆美食面前,至于是身处杂货店、餐馆、便利店还是超市,ag追杀证据随你选……

  2016年就有一家意大利餐馆Carluccio为各位想减肥的吃货朋友们推出了一项VR服务。在VR里看美食就行。

  戴上VR眼镜,你看到的是一片意大利美景,听到小鸟的叫声,慢慢忘了你是来吃东西的……这时给你端上来一盘意大利美食,你会感觉到很满足。

  研究者Gorini和同事证明了,虚拟现实疗法可以帮助治疗肥胖症。在治疗过度饮食的VR程序中,你可能刚和服务人员打过招呼,对方问你想要哪种食物。你可以通过操纵杆或游戏垫选择食物,搭配气味提示搭配食用。

  这些细节由精确的VR程序组成,你选择食物时的渴望、焦虑等情绪状态,可以通过生物学数据体现出来。

  而你所“吃”的食物可能会被临床医生观察到,在你想要选择高热量食物的时候,医生可能会教你一些认知策略来改变这种饮食习惯,从而减少你平时对高热量食物的选择。

  VR技术下参与实验治疗的15名患者,有4人抑郁症状明显缓解, 另外9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缓解, 向全世界证明了VR技术在抑郁症治疗中的有效性。

  对于传统的医学脱敏治疗来说, 医生往往需要对患者进行重复的引导来实现治疗操作, 而VR可以进行无限次重复,有心理学家进行猜测:

  VR的沉浸感特性,能够让抑郁者患者在治疗的过程中更好地将视觉和听觉进行代入, 并且VR技术突破了传统治疗下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在抑郁治疗中非常适用。

  2018年华东师范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3dsmax 软件制作模型、Unity3D软件搭建场景,开发虚拟现实游戏——《海底世界》,并选取3名自闭症儿童进行测试,测试环境为虚拟现实房间。

  3名儿童分别进入测试房间进行960s的康复训练,采用摄像机进行记录,结果发现这款VR相对于传统的康复训练,其注意力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用虚拟现实暴露疗法治疗蜘蛛恐惧症会不会有点恐怖?不但让你看,还得让你摸……

  你会摸到“活蜘蛛”,是因为增强的虚拟现实暴露疗法还包含触摸的部分(当然不是真的蜘蛛,是用毛织物提供像蜘蛛的感觉)。已有许多利用虚拟现实疗法治疗蜘蛛恐惧症的案例。

  在一项研究中,28名患有蜘蛛恐惧症的成年人接受虚拟现实暴露疗法的治疗,并受到评估。治疗的过程包括给被试进行标准化的问卷测量、情绪stroop测验、行为回避测验,以及测量参与者看到活着的多毛毒蜘蛛时心跳的频率。

  节目《遇见你》中就说了这么一个故事:三年前,女儿娜妍因为血癌去世后,她始终生活在悲痛之中。阴郁的日子太长,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来。

  这种延长哀伤障碍(prolonged grief disorder,PGD就是指一种由亲近的人去世引发的病理性哀伤反应)深深地影响着张智贤的生活。“即便开车的时候看见天上的云,都觉得是娜妍在那里睡觉”。

  利用女儿生前的声音、动作、面容等影像资料,节目组用了近8个月时间制作了一个近似“娜妍”的虚拟形象。

  母亲带上VR、触觉反馈手套后可以与女儿“重逢”,还能让母亲“摸到”女儿。

  而在这个故事里,张智圣需要与悲痛好好告别的。VR便是一个科技世界独有的契机,来帮助她认真地、慎重地与悲痛告别。

  据统计中国有90%的精神健康障碍患者未寻求过治疗,对他们来说找到好的精神科医生也是有困难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精神科医生集中度比全球平均水平低四倍,每100,000人中只有2.2人(美国为10.5)。

  但现在,一款VR游戏都可能有诊断功能。来自 Exeter 大学和欧盟资助中心的研究人员创建了一款以镜像游戏为基础的虚拟现实,要求病人模仿电脑化身的动作,通过洞察患者行为中出现的精神障碍迹象提供一个早期的诊断精神分裂症的依据。

  结果显示该方法比临床访谈的结果更准确,同时也不需要支付大脑扫描的昂贵价格。

  尽管目前VR还只能用于治疗,还不能替代诊断,而且VR对硬件设备要求高,对技术开发要求比较高,也有人认为VR会带来现实和虚拟认知模糊问题等。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